本站观点:"北京赛车微红包"为用户提供最新微信抢红包群活动二维码信息,为微信红包,微信公众号活动推广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每日分享当天最新微信红包|支付宝红包|QQ红包|优惠券红包群等活动。

我的位置:pk10高手论坛 > 微信文章 >

非要死在我房裡的北漂女孩

孟欣與大學戀人的留學約定,變成了男友與其他女生的夢想,倔強的她收拾傷痛,獨自北漂,直到遇見了自稱外教的瑞恩。孟欣的命運走向又將如何?……本文為作者採訪所得,以第一人稱寫成。

  01 

  2017年聖誕節,是我收房租的時間,可美國租客瑞恩的手機,卻莫名其妙地打不通。我又趕緊聯繫瑞恩的中國女友孟欣,她的手機竟然也關機了!

  兩人租房已快一年,從沒拖欠過房租,可這一次,他倆齊刷刷地同時跟我玩失踪,我這個房東,實在有些坐不住了……

  我叫邱夢涵,1990年生,就職於北京一家外資公司,做涉外會計。我家條件不錯,爸媽就我一個獨生女。工作之後,我還是跟父母一起住,同時做點理財,大學畢業沒幾年,我已經偷偷攢下一筆錢。

  2015年,我想將手裡的積蓄做投資。那時最好的投資項目就是買房。我媽就是典型的“房姐”,前些年她投資了幾套房產,這幾年房價像坐了火箭似地向上竄。

  我有樣學樣,找我媽借了點,加上手中的積蓄湊夠50萬做首付,按揭在五環邊上買了一套LOFT小戶型。房子價格便宜,地理位置不錯,緊臨大型超市和L線地鐵,出行方便。

  2016年底,交房後,我將房子裝修成完全獨立的兩間分開出租。孟欣是我的第一個租客,聽她介紹來自佳木斯,目前大學畢業兩年,隻身一人來到北京,準備托福考試出國。

  她跟一般準備出國的富家子弟明顯不同,穿著很樸素,個子不高,身子看上去很單薄,沉默寡言,扎著馬尾背個帆布包,乍一看,還以為是個學生。

  ldquo;夢涵姐,我剛來北京,人生地不熟的,覺得您人特好,您的房子也安靜,只是……您看房租能不能再便宜點?”她怯懦地跟我討價還價。

  那一刻,我覺得眼前這個女孩柔弱且堅定,北漂也挺不容易,答應每月房租便宜300,按季度收。

  孟欣一聽,興奮地一直給我鞠躬,把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她這一激動,連家鄉話都跑出來啦:“姐,那啥,您的心眼可賊好吶!” 

  我聽了,“噗嗤”一笑,我也是個佛系房東,本來租房就是看緣份,孟欣給我的印象,踏實又勤奮,而且還很愛乾淨。

  老媽當房東這些年,看慣了各種各樣的租客,一聽說我給孟欣降了房租,便語重心長地勸我:“她一個外地到北京學習考試的,能有幾個錢?這麼低的價,她還跟你砍,你就不怕,她以後賴你房租?

  磕著瓜子,我連連擺手跟她保證:“媽,孟欣那孩子一看就老實本分,怎麼會賴房租?再說,她家能供她出國讀書,還會缺錢嗎?您就放寬心吧。” 

  對於孟欣的遭遇,我影影綽綽地也聽說了一些。

  她大學讀的是英語專業,剛一畢業,父親就想讓她當個小學英語老師,但是她死活不肯。大學裡,她交往了四年的男友正打算出國,孟欣學習成績門門優秀,在男友的慫恿下,她也想去美國留學。

  無奈之下,孟欣只得先留在老家,一邊在培訓機構裡教孩子英語,一邊自學。萬萬沒想到,她的男友在北京的托福班裡,交往了一個女孩子。兩個人不但順利通過托福考試,還申請到同一所美國的大學。

  而這一切,孟欣是在男友出國前才發現的。

  這對孟欣的打擊,猶如晴天霹靂。原本雄心勃勃的她,卻變成了自暴自棄的宅女。她連家門都不出,整天窩在家裡,父母看在眼裡,急在心上,最後還是決定讓孩子來北京備考,完成自己的留學夢。

  聽孟欣說起這一切的時候,她笑得云淡風輕,但是我分明看見了她眼角的淚痕。

  2016年底申請了學校後,過完春節,孟欣就孤身一人來到北京。這兩年,她在老家培訓班沒有攢下什麼錢,背水一戰的經濟支持,全部來自老家的父母。

  她知道父母賺錢並不容易,所以,她一直精心算計,將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。

  02 

  重新鼓起生活勇氣的孟欣,在出租房裡住下了。但是,她的樓上一直空著在,中間陸陸續續有人看房,有嫌租金高的,有嫌房子格局不好的,也有我嫌棄的養寵物的、做工作室的…… 

  這一空就是三個月,我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。正在這時,房屋中介打來了電話。

  據中介介紹,這次要看房的是個外國人,叫瑞恩。他們看過護照,是地道的美國黑人,在北京一家培訓機構當外教,剛來中國不久,著急找地方住。

  外教一般收入都比較高,想來這次房子應該能租出去了。與中介小哥約了周六看房,中介小哥提醒說:“他可能是剛來中國,中文不行,上次來我們這兒找房子,一個北外的老師帶他過來的。我們幹中介的,也都英語不靈,您懂的!” 

  ldquo;好的,我知道了,那就週六見吧。我自己能搞定。”說這話時,我都為自己誇下的海口感覺臉紅。

  雖然在外企工作,但我除了會計那點專業英語,口語很爛。好不容易遇見個美國租客,我一定不能錯過。但是,我得找個口語好的人幫忙啊。一下子,我就想到了孟欣。

  電話撥通,我開門見山地說:“欣,你住的那套房子的樓上,不是一直沒租出去嗎?剛才中介給我打電話,說有個外國人要租,你也知道,我口語不行,我想請你給我們當翻譯。” 

  ldquo;行啊,就這事啊,您放心吧。將來就是鄰居了,我還可以跟他認識一下,練練口語。”孟欣挺興奮,滿口答應下來。

  此時,我們都不知道,這位將來的房客究竟是一位怎樣的人物,該有的警惕與防備,都被這莫名的興奮給取代。

  第一次跟瑞恩見面,我和孟欣對他印像都很好。瑞恩看上去風度翩翩,雖然一身休閒的打扮,上上下下卻全都是名牌。

  看房過程很順利,瑞恩對房子很滿意,房租一分錢也沒砍,當場直接跟我簽了約,中介臉上笑開了花,連連說著這外國人就是好做生意。

  整個過程孟欣一直在充當翻譯,他們之間的交流特別順暢。合同簽完了,瑞恩熱情地邀請我倆吃個便飯。

  沒想到,他請我倆吃飯的地方,竟然是王府飯店。說實話,在北京生活這麼多年,我一次也沒進過這麼高級的飯店。

  這頓飯吃得很慢,我夾在他倆中間,徹底變成了“電燈泡”。孟欣的英語口語很流利,他們在一旁聊得熱火朝天。

  可能是他們說得太快,我基本聽不懂,更是插不上一句話。那時,我心裡只/算著:有了孟欣這個翻譯,我和瑞恩溝通起來,也就方便多了。

  孟欣平時不善言辭,真沒想到,英語卻說得這樣溜。與瑞恩交流的孟欣兩眼放光,是我從沒見過的光芒。

  有了瑞恩這個朋友,孟欣備考之路十分順利,2017年5月,我就得到她的好消息,第一次托福考試,她的成績不錯,但是,她申請的幾所美國的大學都沒有錄取她,只有一所加拿大的大學給她寄了通知書。

  她猶豫再三,還是想再考一次,她最想去的還是美國。為了適應未來的留學生活,她跟瑞恩越走越近,沒過多久,瑞恩便自告奮勇,當起了她的口語陪練。

  03 

  2017年9月,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,孟欣沒有像往常一樣,將錢打進我的///,而是提出請我到星巴克喝咖啡,說是好久不見,一起聊聊。

  我猜到她其實是有事兒要跟我商量。她將一杯打滿泡沫的卡布基諾遞給我,有些不好意思地轉著手腕上的鐲子,支支吾吾好半天,才紅著臉對我說:“我跟瑞恩戀愛了。” 

  ldquo;噢,瑞恩看上去還不錯。”我本想提醒她兩句,但作為房東,我也不好說太多,只好隨口應和著。

  ldquo;您看,我跟瑞恩都在一起了,再樓上樓下兩層都租著,確實有點兒浪費。我們想著,能不能過了元旦,就只租樓上呢?”她說完,又用她那雙可憐巴巴的眼睛望著我。

  他倆這算/打得挺精,兩人同居,一下子就省下一半的房租。而我,卻要墊付三個月的暖氣費,其他費用還不算。但一看到孟欣滿眼期待的樣子,我還是心軟了。

 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而且人家確實也沒錯,我一邊祝福她,一邊苦笑著滿口答應下來。回家,我把這事跟老媽一說,她就急了,一個勁兒罵我是“愣頭青”。

  ldquo;你這麼租房子,早晚把自己賠進去!什麼都依著租客,不怕就給慣出毛病來?馬上就過年,北京還有什麼人租房啊?這三個月的暖氣費、物業費、管理費都要你自己墊,你算算這筆帳,虧你還是個會計?” 

  這次,我沒有理由反駁我媽,只得嬉皮笑臉地對付過去。

  只是沒想到,這次收租金,兩人竟然同時失聯,我開始有些心慌。老媽再也坐不住了,執意要陪我去催房租。

  可是,兩人的房門緊鎖,怎麼也叫不開。老媽讓我拿備用鑰匙,我倆開門一看,房間裡井井有條,不像發生了租客出逃事件,我和老媽估計著他倆也許只是出國旅行了。

  我給孟欣微信留言盡快與我聯繫,三天后,沒有等來孟欣的電話,等來了警察的電話,他讓我去指認一個外國罪犯。

  外國?罪犯?我腦袋一時有點宕機,怎麼都無法把這兩個身份與自己聯繫起來。

  可能是意識到我已經被嚇懵了,電話那頭的警察提醒到:“有個外國人不是租你的房子嗎?” 

  ldquo;對啊,你說的是那個美國租客瑞恩啊?”我有些不敢相信,故意說出他的名字,試圖引導警察再三確認。

  ldquo;他不叫瑞恩,也不是美國人,他是個非洲裔的詐騙犯。已經騙了好幾個女人的錢,請你到派出所來協助調查!” 

  什麼?我簡直不敢相信,風度翩翩的美國外教竟然是個詐騙犯?

  到了派出所,警察給了我五張黑人的照/,讓我指認哪個男人是瑞恩。我很快指認出來,警察很滿意。

  一個姓張的年輕警察說:“瑞恩還有一個中國女朋友,不知為什麼,她最近也聯繫不上。如果他女朋友聯繫你,你一定要讓她來派出所錄口供,現在看來,這個女人可能受騙了。他的做案手段都一樣,騙色騙財,專挑年輕小姑娘下手。” 

  我腦海裡,突然蹦出孟欣告訴我她跟瑞恩戀愛時的樣子,那是一張幸福的小臉,像盛開的桃花。如果真的被騙,我該怎麼跟她開口?

  04 

  忐忑不安地等了兩天,孟欣終於給我回了電話:“夢涵姐,我家裡出了點急事。前幾天忙得一直沒注意看手機,今天我就坐火車回去,該交房租了,我沒忘,回去就給您。” 

  ldquo;哦,不忙。”我不知道怎麼開口跟孟欣說,瑞恩其實是個詐騙犯。

  當天下午,我見到了風塵僕僕趕回來的孟欣,滿臉的疲憊,一開口,她的眼淚就撲簌簌往下掉。原來孟欣這次緊急回家,是因為父親病危,她回去之後,父親沒多久就去世了。

  ldquo;原來我爸半年前就查出癌症晚期,我媽想叫我回來,他怕耽誤我學習,讓我媽跟我弟對我保密。我爸從小就最疼我,可他最後需要人照顧的時候,我卻沒在他身邊盡孝!

  ldquo;而且,我爸做手術花了不少錢,我媽都是從親戚借的。你說,我怎麼這麼自私?家裡都這種情況了,我還嚷嚷著要出國讀書?” 

  我拍拍她的胳膊,努力想安慰她。催她交房租的話,我也張不開嘴。

  ldquo;姐,你放心,我打算在北京好好打工,房租你先容我幾天。我之前來北京備考的時候,爸爸知道我沒有什麼積蓄,給了我一筆錢備考,就是換成美金了,現在美金行情見漲,可能還能多點,等我把那些美金換//民幣,就給你交房租。

  孟欣還說她弟弟正讀高三,未來上大學的學費,也會是一筆不小的開支。

  雖然心有不甘,但是,孟欣已經下定決心,今年底不申請學校了,暫時放棄出國讀書的想法。她只想在北京紮根,打工掙錢,減輕母親的負擔。

  孟欣講完家裡的變故,我更不敢再瞞她,趕緊將瑞恩的事情告訴她:“瑞恩……其實……其實是個詐騙犯,他騙了好幾個中國女人的錢。”我說得有些結結巴巴。

  聽完我的話,孟欣臉色突然一下子煞白,她趕緊翻箱倒櫃了一陣子,找到了一隻銀色的手提箱。

  她輕輕“籲”了一口氣,對我說:“還好,箱子還在,神奇藥水也在。” 

  見我一臉疑惑,孟欣將箱子打開,裡面裝著滿滿一箱子黑紙,黑紙一摞一摞的,被裁得整整齊齊,跟人民幣一般//。

  孟欣告訴我,這藥水是瑞恩在美國申請的專利,可以把變成黑紙的美金恢復,這樣,大家就可以攜帶大量現金過海關,安全地逃稅。

 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卻沒敢表現在臉上,還被蒙在鼓裡的孟欣,卻信心滿滿地對我說:“姐,你別急,一會兒這些黑紙就能變成美金。” 

  她像變魔術似的,從黑紙裡隨便抽出一張,小心翼翼地將藥水倒在黑紙上,並將黑紙放在水里。約摸過了兩分鐘,黑紙還是黑紙,只有清水變混了。

  孟欣有些慌了,她又抽了幾張黑紙做實驗,結果一想便知,神奇魔術就是個騙局。

  孟欣再次將手伸向銀色手提箱,我趕緊將她攔住。她的兩隻手哆嗦個不停,我用手握住她,她的手就像被凍住了,冰冷而僵硬。

  ldquo;這些可能就是一些黑紙,你是不是也受騙了?”孟欣一聽,使勁地甩開我的手,又抽出更多的黑紙,把藥水往上面倒。

  她好像發瘋似的,我怎麼攔也攔不住。最後,她沖我歇斯底里嚷著:“你們都是騙人的,瑞恩怎麼會是騙子?還有,這本來就是一箱子錢,我親眼見到瑞恩在我面前用藥水刷成了錢,怎麼可能是黑紙?” 

  孟欣咆哮過後,慢慢平復了心情。直到這個時候,她才終於相信,她被那個外國人騙了,不但騙了她的感情,還騙了她的錢。

  我沒敢問孟欣被騙了多少錢,見她的神情明顯有些恍惚,怕她出事兒,趕緊安慰她:“先別多想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一早,我陪你去公安局,你把一切都說清楚,說不定,你的錢還能追回來。” 

  05 

  第二天上午,我正要陪孟欣去錄口供,那個姓張的警察卻來了。他將瑞恩住的房間又徹底搜查個遍,還拿走了重要證據:那箱子黑紙和兩瓶“神奇藥水”。

  ldquo;警察大哥,您看,我被騙的錢,什麼時候能還我?我家欠了債,還等著錢回去還債呢?” 

  警察搖搖頭,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等消息!” 

  瑞恩被抓,孟欣的錢卻無法要回來,她被騙色騙錢,父親治病的外債無法還清,留學夢更是徹底破滅,她在北京舉目無親、一無所有,最後連房租都交不起。

  得知這些,我媽話裡話外地提醒我:“你也別說把她轟走,就找個理由,別把房租她,不就行了?她不交房租,這麼白住著,你還得往裡搭錢?” 

  落井下石的事我實在做不來,想著容她緩幾天再說,這邊又必須給媽媽一個交代,便提出等我下週韓國出差回來後,再跟孟欣談房租的事情。

  耐心等待根本就不是我媽的風格,她一向是說到做到,雷厲風行,趁我去韓國出差,她上門逼債去了。

  不過,姜還是老的辣,孟欣寫下保證書,大意是十五天之內,籌到下季度房租,如果交不出房租,她自己主動搬走。

  我瞅著老媽手上那張保證書,有些眩暈。尤其是上面那個鮮紅的手指印,看了直讓人揪心。

  最後期限前,孟欣東拼西湊地把房租借到了,轉賬給我的時候,她發來一句“對不起”之後,再沒跟我說過什麼。

  之後,媽媽張羅著給我把瑞恩的那間房又租了出去,因為求快,比市場價低了500元。

  聽新來的租客小張說,孟欣找到了一份工作,在一家培訓機構當英語老師,但沒幹多久,她就被開除了。那家培訓機構有個外教是黑人,她說那個外教要害她,還鬧到校長辦公室。

  丟了工作之後,孟欣長期把自己關在房裡不出來,偶爾開門房間裡面就會有一股刺鼻的味道飄出,人也開始變得有些神誌不清。為此,小張幾次找我投訴。

  因為可憐孟欣的遭遇,我也不敢再刺激她,只能安撫小張多多體諒。

  考慮到我們家房子的租金較低,小張也就不再多語,直到我接到她打來的//電話,氣得一邊跳腳,一邊喊我趕緊到房子那邊看看。

  06 

  我趕緊開車跑到位於五環的房子那邊,只見小張開著//跟孟欣在激烈的對話,我問孟欣人呢?

  小張用腳踹著房門,吼著:“在裡邊呢,不知道又發什麼神經,大姐,我求求你趕緊處理一下這個問題啊,不然我要退租了!” 

  原來孟欣將樓上樓下共用的大門反鎖,小張下班回家怎麼敲門都不開,最後她非要外面的小張跟她//,她才肯開門。

  左右為難的我接過小張的//,安撫著孟欣讓她先把門打開,孟欣眼神迷離地帶著一絲驚恐,不停地說:“不行,你們都騙我的,你們要害我,你叫警察來,我要打110……”

  十來分鐘後,警察過來,孟欣才乖乖開了門。她就對警察說,有人要害她。詢問了相關情況,查看我們的相關證件後,警察排除了我們是壞人的嫌疑,要求我們注意她的情緒,並讓我通知她老家的家人。

  這件事情之後,小張被徹底激怒了,覺得我們欺騙了她,隱瞞了合租人精神疾病史,在住滿了一個月後,要求我們退還了//與提前預繳的房租。

  我媽也因為這件事情被攪得整天喊頭疼:“好好的生意被攪黃,還不敢刺激她,趕緊地通知她家人來把她接回去,賠錢都行,趕緊送走這瘟神! !!” 

  孟欣的媽媽和弟弟來北京那天,是我開車到西站接的人,孟欣的弟弟長得高大健碩,讓人很有安全感,孟欣的母親渾身上下則散發著和孟欣一樣的柔弱與怯懦,一個勁地跟我道歉、感謝。

  知道孟欣被騙,他們並沒有埋怨她,而是反過來安慰她,讓她回老家,一家三口共渡難關。

  但是,孟欣已經得了“被害妄想症”,就是不肯走,並且威脅我媽說:“你想趕我走,我就不走,我要死在這裡,讓你的房子再也租不成。” 

  我媽站在一旁臉急得通紅,百口莫辯。孟欣的媽媽不停給我媽賠著小心,然後抱著女兒不停地流著淚。

  都是養女兒的人,我媽看到這樣的場景,也濕了眼眶,讓孟欣媽媽把孩子接回去好好養養,並交待我把這季度的租金全部退還給孟欣。

  最後,孟欣的媽媽和弟弟將她從北京接走。走的那天,她哭著喊“救命”,一直在說我媽要害她。之後,我們便徹底斷了聯繫。

  對孟欣這麼努力的北漂女孩,生活或許有些不公平,但還好,她還擁有著愛她的家人。

  現在,我的房子換了一批又一批的租客。偶爾看到獨自北漂打拼的女孩,我總會想起那個倔強、老實、怯懦的孟欣,希望她早已走出心中的陰霾,感受到跟我一樣的溫暖陽光。


北京赛车微红包,最具吸引力的微信红包活动导航平台。
Copyright © 2015 www.gh139.com 北京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